工商貼現收緊風聲起銀行取消貼現指標業績考核

來源: 週轉    發佈時間:2009/10/22 下午 02:36:41   返回  打印
工商貼現 “11月銀行可能'收口子',請企業盡快提款,把批下來的額度抓緊用完。”這是李言(化名)最近對客戶說得最多的一句話。
工商貼現 “11月銀行可能'收口子',請企業盡快提款,把批下來的額度抓緊用完。”這是李言(化名)最近對客戶說得最多的一句話。

李言是一家大型國有商業銀行的基層貼現員,剛剛入行一年,就經歷了“過山車”似的“貼現行情”。上半年貼現“井噴”猶在眼前,彷彿一夜之間,風雲突變,還是“新人”的李言感到有些無所適從。

“二季度末,領導就開始有各種指示,一會兒強調風險,一會兒又要求搶著放貸。'貼現額度'的說法更是滿天飛,一時也搞不清哪次是真的。不過,這次好像要動真格的了,因為其他行的朋友也得到了類似的風聲。”

進入下半年,尤其是9月以來,李言明顯感到報上去的貸款不好批了。總行不僅將放貸審批權上收,審批環節週期也明顯拉長,而且對抵押物的要求也水漲船高,“可謂百般挑剔”。

李言表示:“尤其對房地產等重點行業,上面卡得越來越厲害,甚至一些不再執行的條例又重新被翻出來。批下來的貸款現在是越來越少,我們貼現員每天無事可做。”

“貼現放款後,需要領取印花稅票。從我們部門稅票領用情況看,9月以來,同事們好像也都沒啥大動作。”李言說道。一些“資深”貼現員已開始為明年做項目儲備。 “年底前沒必要再去爭取新項目了,如果把貸款餘額的指標提上來,明年的日子該不好過了。”有“前輩”告訴李言。

另一個明顯轉變是,二季度之後,銀行“悄悄”地在員工業績考核中去掉了“貼現指標”一項。貼現不再和績效掛鉤,貼現員自然對放貸的態度轉淡,“我們很多有經驗的老同事已轉戰吸儲工作或搞中間業務創收去了。”

“收緊”的風聲頻頻傳到李言的耳朵裡。每到行里開會,分行領導就交頭接耳,說是總行很快就要下文件對貸款收規模了。進行規模控制後,作為基層支行,應如何應對?這個問題令人頭痛。

李言的領導最擔心的是重演2007年的情形:貼現大量投放抬高銀行系統風險,監管機構可能要重新祭起貼現額度控制的大旗,銀行放不出款,又要“勒緊腰帶過日子”。

好在基層領導經歷過的控制貼現額度的情況很多,頗有應對之術。未雨綢繆,維護優質客戶是重中之重。為防止貸款突然收緊後客戶猝不及防,領導已讓李言他們逐個告知重點客戶,儘早和銀行簽署用款協議,提前進入放款程序,“落袋為安”。

數據顯示,自三季度以來,銀行業新增貸款投放已呈回落之勢,即使在9月末這一敏感時點上,商業銀行增量貸款投放不過5000億元左右,其中,四大行新增貼現投放總量更是創下今年以來的新低。相比上半年單月超萬億元的天量放貸,銀行貼現審批已變得更為審慎。

而剛剛經歷過一輪“窮日子”,很多企業也對資金的捉襟見肘心有餘悸,紛紛“從諫如流”,開始早提款,甚至寧願把資金放在銀行,忍受較低的活期存款收益水平。

不過,也有企業、尤其是大企業對貼現額度不太在意,甚至認為這不過是銀行放貸的“小把戲”。李言說,大企業一般在多家銀行都有貸款,融資渠道也較多,而且這些企業的資金池中已有一部分貸款資金,他們“不差錢”。

有銀行業內人士表示,其實,上半年商業銀行的貼現擴張就是為政策調整後留足“子彈”。由於銀行普遍擔憂貸款政策的後續調整,不惜以短期低利率的代價用貼現佔住貸款份額,大肆“圈錢”,待貼現到期後,再將其轉為普通企業貸款。

現在,雖然貼現收緊的風聲漸起,但是有了上半年的儲備,“有糧在手”的商業銀行心裡並不慌。
回到列表